vel***
我是圈妹,这里是我了解的香港。

佛了,昨日新增80宗!香港疫情加速恶化!

几天不见,如隔三秋,香港疫情又双叒叕被打回原形了!
上周五(11月20日)临近下班时,圈妹瞄了眼新闻,发现当日新增26宗,其中有21宗都是本地个案,当时心中就划过一丝不妙。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周六圈妹正在家里“葛优瘫”,突然手机收到提示,香港新增43宗确诊个案,创3个月以来的新高!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原以为到达顶峰了,没想到,这才是开始......
上周日( 11月22日),香港疫情继续恶化,新增68宗,更可怕的是,其中45人都是无病证感染!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前天周一(11月23日),香港疫情再破3个月以来的记录,单日新增73宗!
而昨天(11月24日),香港新增80宗确诊个案,再破记录......
牛还是香港牛,自己创的记录,分分钟就被自己给打破。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好了,现在终于没有一丝丝怀疑,香港的第四波疫情,正式开始了。
不过这次疫情,有点不一样。
还记得圈妹曾在某篇文章中说过,“虽然病毒面前人人平等,但穷人面对疫情更加脆弱无助。”


而这次,疫情竟然杀入了香港超级富豪圈





香港阔太接连确诊


都是跳舞惹的祸。
香港抗疫10个月,期间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群组,有“打边炉群组”、“的士司机群组”、“养老院群组”、“茶餐厅群组”、“码头群组”......然而,所有群组的威力都不及最近冒出来的这个神一样的“跳舞群组”!



跟内地人爱在室外跳广场舞不同,香港地小,只能选择去专门的跳舞室跳舞,大家先感受一下室内的环境:



(图源:网络)



11月14日,一位家住在东半山的女富商到湾仔Starlight Dance Club跳舞,2天后出咳嗽症状,随后确诊。


然后,一条可怕的传播链开始了。
由于参与跳舞的人足迹遍布全港,在短短几天内,这个群组从1人确诊到5人确诊,再到21人确诊、50人确诊,132人确诊,截至昨天,累计187人确诊,成为疫情爆发以来香港最大的确诊群组!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那么,这些跳舞的都是什么人呢?


富婆,阔太。
确诊的这些患者中,有人住在楼价高达8000万的半山区花园台,有人住在楼价过亿的红山花园,还有人住在半山区殷荣阁、跑马地比华利山、西湾河嘉亨湾、尖沙咀君临天下等地方,一栋栋全是豪宅!
(图源:香港01)



还有更夸张的吗?有,除了隐形富婆,那些在香港有头有脸的超级富豪也中招!


比如刚刚提到的首位中招的75岁女富商,她的真实身份,是建生国际集团主席吴汪静宜!




建生国际可能大家没听过,这是香港一家上市公司,除了经营房地产,还投资股票、酒店行业,掌管资产高达2000亿,铜锣湾百利保广场就是她家的。
曾经就有媒体报道,这位太太热爱跳舞,还出席过国际舞蹈比赛。没想到最近这一跳,就跳出个新冠......
左4为吴汪静宜 (图源:网络)



阔太的朋友自然也是阔太,吴汪静宜前脚一确诊,后脚谢玲玲也确诊了!




(图源:instagram)



谢玲玲是谁?她是一位息影的台湾演员,也是林建岳的前妻
关注政坛的朋友可能听过林建岳这个名字,他曾是政协委员,也是已故巨富林百欣之子,没错,一名妥妥的“超级富二代”。


左:林建岳;右:谢玲玲(图源:网络)



虽然两人离婚已久,但离婚时谢玲玲从林家拿到4亿赡养费(在当年打破纪录),这些年在名媛圈依然混得风生水起。
她热爱运动,也热爱跳舞,于是......(不过,她自己表示跟“舞蹈群组”无关)



这还没完!


前天,远东集团总裁邱达昌接受媒体询问时承认,自己的太太邱吴惠平也确诊了......


(图源:香港01)



远东集团就不用我说了吧?
这是一个大名鼎鼎的“old money”家族,之前圈妹跟各位聊过香港真名媛邱氏三姐妹,而邱达昌正是她们的老爹。


(图源:网络)



有钱人的圈子就那么大,邱吴惠平的确诊,一时间让整个上流社会人心惶惶。
再加上确诊患者中,除了富豪太太,还有不少年龄在24岁至36岁的男子,以至于坊间流言四起,网友脑洞大开,给“跳舞群组”取了个别名叫“富婆我不想努力了”群组。


“跳舞群组”年龄组别(图源:香港01)



人心惶惶的还不止上流社会。


还记得之前圈妹说香港有一个“嫖妓群组”吗?上次是“凤姐”确诊,这次,有嫖客确诊了!



又开始了是吗




前天

香港新增的73宗个案中,有8宗为源头不明本地个案,既然源头不明,政府当然会细细盘问他们近期有过紧密接触的人。


不问不知道,其中一位35岁的男子,竟然到过旺角建兴大厦召妓......


(图源:香港01)



自从香港著名“性地”尖沙咀香槟大厦被收购后,旺角建兴大厦就成了“后起之秀”,楼里有200多个劏房单位,曾有各国佳丽进驻,名副其实的「一楼一凤」。
事情发生后,政府卫生署马上派人到建兴大厦找寻这名“凤姐”,然而寻人无果。


(图源:香港01)



那怎么办呢?
为了防止新一波“嫖妓群组”爆发,卫生署人员当下就做了个决定:“扫楼”,一层一层敲门,呼吁“凤姐”做核酸检测。
这一扫,还发现不少状况。比如,很多凤楼门口虽然贴着“没口罩者,恕不招待”的提示:


(图源:香港01)



但开门时,“凤姐”均没有戴口罩


(图源:香港01)



一名记者问到“工作时是否会戴上口罩”时,有位“凤姐”更是透露:可以不戴口罩做。


(图源:香港01)



现在只能祈祷那个确诊的35岁男子在嫖妓时并非处于潜伏期,否则,这个群组爆发是早晚的事。
香港疫情极速恶化,政府当然要出手抗疫了。


然而,最新推出的抗疫措施,却让全城人都傻了眼:这也太迷惑了吧?





中招”津贴


这个措施的内容是:向确诊的患者发放5000港币的津贴。
为什么会有这种考量呢?政府表示,由于注意到很多基层人士担心确诊后丢掉工作,手停口停,所以不愿意去做检测,因此为了鼓励大家检测,决定发放5000津贴。
虽然政府一再强调,这个津贴仅限于“手停口停”的基层人士,也就是无带薪病假,但网友们还是玩坏了!


(图源:香港01)



有人说,“限聚令罚款2000,确诊补贴5000,还能赚3000,不错!”


(图源:新浪微博)



已经有人在网上高价收肺炎患者的口水:


(图源:晴报)



还有人则打起了“反复确诊”的主意:


(图源:fb)



除了这个让人迷惑的操作,那些熟悉的限聚令也回来了。
就在刚刚,政府宣布酒吧、Party Room、KTV、夜总会等娱乐场所须关闭所有餐厅每桌最多坐4人,11月26日零点生效,为期一周。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疫情来势汹汹,恐怕已经没人记得,这两天也是香港跟新加坡“旅游气泡”启程的日子。
没人记得也好,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这个计划已正式宣布延期,机场内原本专为“旅游气泡”准备的庆祝气球,也一个个拆卸,戳破,变成满地的垃圾。


(图源:东网)



碎了一地的不只是气球,随着第四波疫情爆发,港漂们的通关梦,也在一片哀号声中,破灭了。

图片及资料源于香港01等媒体,本文为港漂圈原创,转载请联络港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