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
彭于晏

最近香港这个教育丑闻,让跨境学童又火了!

教育无论在哪里都是头等大事,香港也不例外,早段时间小一派位、DSE放榜都是香港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图片来源:香港经济日报)


最近,一个教育界的丑闻又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甚至惊动了香港警方重案组介入调查,还牵扯进了跨境学童、派位、双非等一系列问题。今天,圈君就给大家说说这件事。


跨境学童变“影子学生”

早前,位于屯门的兴德小学被多次举报以“影子学生”方法 ,容许29名从未上课的学生照样计入学生名册,全年缺席照旧升班,以此骗取教育局津贴 。



面对举报,校方主动出击,开记者招待会大哭喊冤,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视频截图)


不料反被曝出 “要求教师到深圳派传单招生,有违专业”、“经常对老师恶言相向,滥用职权”、“未按指示暂缓解雇2名教师”、“聘用有案底人士,向教育局提供虚假资料”等五宗罪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凿凿证据下校长哑口无言,事情见报,一片哗然,教育局极速跟进还提交了屯门警方。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骗取教育津贴

众所周知,香港的小学分为四类:官立、资助、直资和私立。官立学校教育局直接管理,私立学校自资经营、校董会自行管理。


资助和直资学校不仅由法团校董会和校董会管理,还享有一笔按学生人头和开班数目计算的政府津贴,于是猫腻就来了......



小班教学的小学每班录取人数为25,当学校取录至第26人,等于多开一班,因此稍微增减学生人数,对开班数目和获得的资助额都有决定性影响!香港教协会长冯伟华指出,小学每班资助额达50万至60万港币!


事发的兴德小学是香港423间资助小学中的一所,位于屯门,1954年创立,占地 14000 m²,24 个课室,1 个礼堂,2 个操场。无论按照校园设施统计方法,还是年资,都属于“超大型”的老牌学校,名声在外。



2011兴德学校还是收生不足重灾区,每个年级仅开1至2班。但6年后的今天,兴德已经开班24个,平均每年级4班,较3年前翻了一翻!


(图片来源:schooland)


不仅资助3年内多了近千万,而且根据资助学校教师薪级表,开办24班或以上的小学校长为“一级小学校长”,月薪起薪点77,320港币;开23班或以下则属“二级小学校长”,起薪点为67,460元,前后相差近1万港币。


(图片来源: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官网)


根据《小学概览》,兴德学校去年9月获准开够24班,校长工资连年翻。尽管发布会上校长陈章萍大哭“好委屈”,一口咬定“没做过”,



然而但打脸的是证据确凿,兴德2014/15、2015/16年先后有9名和20名影子学生,相关学生全年缺课,学期末成绩表上也标示了所有科目“ABS”(缺席),但仍获准升班,8人更连续两个学年缺课。



在香港学生缺课7日,学校就必须按机制向教育局上报及跟进,但兴德不仅不上报,还为已注册但没入读的学生长时间保留学位骗津贴。


你一定好奇了,学校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影子学生全是跨境学童!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跨境学童每年增长30%

还记得圈君曾说兴德学校要求老师到深圳派传单招生,招的就是跨境学童,而学校能从11年招生不足到17年开班翻一翻,资助翻再一翻,靠的也是招跨境学童。


于是跨境学童又火了!


(图片来源:香港经济日报)


上世纪90年代就出现了住在深圳、香港读书的跨境学童,但当时整个深圳只有500人。但97年回归后两地交流增多、跨境婚姻增多,跨境学童也越来越多。


2007/2008学年已经有5,859名跨境学童,2010年跨境学生破万,呈现每年30%的增长。到2015/2016学年已经有28,106人,五年间上升了1.2倍。


(图片来源:邮报852)


尤其是中间又闹出个“双非”


2010年,配偶不是香港永居的中国内地孕妇在香港诞下32,653名婴儿,比起2001年的620名上升超50倍从2001年至2011年间,获得居港权的“双非”婴儿超17万。



如果不是香港2013年起实施内地双非孕妇来港产子的零配额政策,这个人数至今还不知道会上升成什么样。


不管是双非还是单非,跨境学童增多,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抢学位!


(图片来源:邮报852)


没错,兴德学校浪费学位,另一方面不少学童都没学位,就是这么畸形!


跨境学童抢学位

圈君之前就写文章讲过香港小学生是怎么入学的(戳:香港小学竞争有多大?填33个志愿抢学位跨境学童和香港的儿童一样,都参加“小一入学统筹办法”,在没有获得自行分配学位之后,参加统一派位。


(图片来源:香港教育局官网)


不过跨境儿童不能自己选择某一个校网参加派位,而是在教育局规定的“跨境学童专用校网”内选择学校。


(图片来源:香港教育局官网)


教育局从屯门、元朗与北区合共8个校网调配学额,供跨境学童报读,但却远远跟不上跨境学童的增长。


针对跨境学童,今年的小一派位有131个学校参与其中,分布在13个区,共有学额3064个。但是这个学额依!旧!不!够!惹得教育局今学年在东涌、马鞍山和黄大仙加设学额,才能勉强满足需求。


2017年跨境学童专用校网学额

(图片来源:香港01)


然而就在这种香港本地儿童跟跨境学童抢学位,跨境学童和跨境学童之间也抢学位的尴尬局面下,兴德学校却浪费学位!


29名影子学生有派位到兴德小学的,也有自己扣门去的,但都是受到学校游说后“保留一年学席”。


可当家长写完退学申请表示不会再去兴德,并且学校也表示“知晓和同意”之后,兴德为了避免因为人数不够导致的缩班,仍保留着这些学生的学位。



这就造成了本来能去的去不了,不想去的却一直占着茅坑不拉屎......


兴德校长遭罢免

其实影子学生向来是教育界的一个传说,但这个情况一向都是传闻居多,鲜有实例。


这次闹出这么一出,教育局十分重视后果也十分严重!


今天下午校董会已经决议罢免兴德学校校长陈章萍,还有消息说教育局拟撤销校长陈章萍的教师注册。



这个惩罚,对教育工作者来说无疑是死刑。因为校长受《资助则例》保障,若要辞退,必须要正式警告,更要进行公正的聆讯,听取教师的申辩,又要证明解僱这名教师不涉人事斗争,且需要经过严谨的搜证。


由于程序繁杂,且有机会对簿公堂,除非涉及的问题极其严重,否则对于撤销一个教师的注册,那是可免则免。


(图片来源:香港教育局官网)


现阶段教育局和警方都在严正查处兴德学校事件的来龙去脉,追究涉事人员责任,其实不少港人更关心的是:香港到底还有多少家兴德学校呢?


图片及资料源于网络,本文为港漂圈原创,转载请联络港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