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有志者,事竟成。

全香港只剩四人会这门手艺,再过十年也许就消失了

在熙熙攘攘的旺角街头,在摩肩接踵的人群里,或许你很难注意到这种声音。“叮叮叮……叮叮叮……”小铁锤敲击着铁皮,发出有节律感的金属响声。



也许你曾无数次经过旺角,但从未细细辨认这声音来自何处;也许你从一个摆满书法的摊位一次又一次地经过,却从未转过头看看这位在街头摆档的老者究竟在铁皮上敲打些什么。



这叮叮当当的声音中承载的,是已经八十多岁的胡丁强胡伯,漫长的凿字岁月。


传统的艺术


凿,在字典里是挖掘、穿孔的意思。凿字是香港其中一种传统工艺,你可能未见过凿字档,但你一定见过用喷漆模板喷出的标示,像是不准吸烟、专用车位一些字样。

 


胡伯的字档位于旺角朗豪坊正对着的马路边上,他所做的凿字工作,是先用毛笔在纸上写出客人预订的文字样式,再把写好的纸片盖在一片薄薄的铁板上,用小锤敲打着大小不一的凿字工具,在铁片中凿出镂空的字样。而镂空的铁板,就可以用来作为喷漆的模板。



每天早上十点左右,胡伯就会拉着手推车来到自己的摊位前,搭起木板、支起工作台,再从手推车里拿出用于凿字的工具,整齐地摆在桌上。还有一个对胡伯来说非常重要的步骤,就是把自己过往的作品一张张摊开,小心翼翼地夹在木板上,供客人评判自己的水平。

最后的凿字匠人


胡伯祖籍广东江门,从小就对书法颇有兴趣,尽管儿时生活艰苦,学习条件有限,但这并没有阻挡他对书法这门艺术的热爱。年少的胡伯暗暗下定决心,告诉自己要争气,一定要把字练好。



上世纪七十年代,胡伯来到香港定居,一手好书法让他在手写广告牌盛行的香港如鱼得水,一做就是几十年。“以前呢生意就比较好,手写广告牌很多,有时候一天要跑两三个地方。工作虽然累,但是很开心。”


年轻时候的胡伯,常穿梭在香港街头给人写广告牌,据他自己说“钵兰街有很多招牌都是我写的。”



“年轻的时候因为人手不够,就自己爬上(脚手架)写(招牌),也不感到害怕,因为年轻嘛。”回忆起年轻时候的自己,胡伯的脸上难掩骄傲的神色。



随着电脑和机器制版的发展,胡伯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从以前每天登门求字的人络绎不绝,“闲闲都有几百蚊的收入”。但时代已经不同,工业化的齿轮代替了手工作坊式手艺人。“生意都被电脑抢走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胡伯说。


在香港,目前仍在从事凿字手艺的师傅,包括胡伯在内,只有剩四个人了。

消失中的手艺



常年和凿子锤子打交道,胡伯也常常会不小心受伤。凿出的铁皮锋利无比,稍有不慎就会割破手指,轻轻一划就鲜血直涌。胡伯说他早就习以为常,熟练地拿出纸巾把血擦干,再贴上简易的创可贴,有低头继续敲敲打打。



我问胡伯,被铁皮割伤的手痛不痛。胡伯说,当然痛,但是他早就习惯了。

胡伯膝下有一对子女,都有自己的工作,胡伯也没有硬要后人继承自己的衣钵。“他们愿意做就做,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旺角还是那个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区域。年迈的胡伯做着和白天摆档时相反的动作:将书法作品一张张拆下,把木板依靠在路边的围栏上叠放整齐,用锁链锁好,再把凿字工具收拾妥当,拉着他的手推车,步履缓慢地消失在热闹的夜色里。


以上图片来源网络,本文系港漂圈原创,转载请联系港漂圈。



更多有趣推送,扫描二维码关注港漂圈微信公众号





0 赞

363 次

参与讨论

mks*** · 2小时前
+LINE:day588+台/灣/外/送/茶/坊+男人尋樂秘密基地+LINE:day588【看/主/頁/約/妹】 +LINE:day588+台/灣/外/送/茶/坊+男人尋樂秘密基地+LINE:day588【看/主/頁/約/妹】 【要兼職找我唷~未滿18歲未成年禁止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