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有志者,事竟成。

八一八那些年香港监狱关过的大佬……

看过美剧《越狱》的小伙伴不知道还记不记得里面最有名的一场监狱暴乱。


由于监狱空调被破坏,闷热使犯人暴动,大反派T-bag带领一群犯人杀出狱区...



想当年看这一集的时候血脉贲张,没想到美国的监狱这么危险,犯人们都如此嚣张,空调坏了就要杀人,真是阔怕!

 

 

蓝鹅,香港近日也发生了类似的“监狱风云”。但在现实社会里,这场“暴乱”也不比美剧高到哪里去,因为这次“暴乱”的起因竟然是由于囚犯私下洗熨囚服受到纪律检控!而囚犯们抵抗的方式也很文明,就是集体绝食!



(图片来源:谜米新闻)

 

根据香港政府1月5日发布的新闻公告,当日傍晚6点30分,赤柱监狱里138名皮革制品工厂及家具装嵌工厂的男性囚犯集体绝食并拒绝离开食堂,要求监狱取消对早前三名囚犯私下洗熨囚服发出的纪律监控。


香港惩教署官网1月5日官方新闻稿


虽然在香港惩教署出动防暴部队后,事态已经平息,但仍有不少网友对此事发表看法。比如有网友对囚犯们的绝食行为表达敬(吐)佩(槽):


以及有网友解释为何禁止私下洗熨囚服:



但更多人则由这场“赤柱饭堂”风波,联想到80年代周润发梁家辉主演的著名香港电影《监狱风云》。影片中的罢食一幕堪称经典,犯人之间的情谊感人至深。

 


 

不知道香港这次为同伴鸣不平而罢食的138名囚犯,有没有也齐唱《友谊之光》呢?

 


赤柱监狱前世今生,多少大佬在此改造?


发生这次罢食故事的赤柱监狱(原香港监狱)是香港最大的的高度设防监狱,主要囚禁男性被判终身监禁及较长刑期者,自1937年建成后,香港的死刑全部转于这里进行,以绞首死刑处决。

 

 

这样一座羁押的全是重刑犯的监狱,被香港黑帮称为“大祠堂”。里面关押的一些囚犯可是江湖上那些年叱咤风云的“大佬”。


比如上世纪香港臭名昭著的“三大贼王”——张子强、叶继欢与季炳雄,其中后两人目前就在香港赤柱监狱服刑。

 


先来说说三人中名气最大的张子强,曾经在1991年启德机场劫持运钞车1.7亿港币,被捕后上诉得直,当庭释放,并获当局赔偿。



张子强无罪释放后在法院门口庆祝

 

之后他更加变本加厉,在1996年开始了连环绑架。先是于1996年绑架首富李嘉诚长子李泽钜,第二年又绑架了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两次分别成功勒索10.38亿及6亿港元赎金。同年还曾策划绑架澳门赌王何鸿燊,但因被警方撞破失败。



在1997年底他最后一次作案中,因偷藏炸药被警方追捕,潜逃内地后被抓,以死刑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而张子强最后一次偷藏800公斤炸药,竟然是为了救另一位“大贼”叶继欢。


为了他,张子强差点把赤柱监狱炸了

 

叶继欢以“第一个在香港使用AK-47步枪行劫”而闻名。曾在20天内抢劫多家珠宝店,入狱不到5年竟成功越狱,并在1991年重出江湖,还和警方上演过枪战,堪称悍匪。

  

叶继欢与警方枪战下身中弹从此瘫痪


在赤柱监狱服刑期间,叶继欢开始信仰基督教,并与一位中国内地居民结婚,这场婚姻持续了12年,2015年双方因不明原因离婚。

 

 

而在赤柱服刑期间,叶继欢还曾趁惩教人员帮忙清洁臀部伤口时,用原子笔袭击对方脖颈。

  

事后警方高度戒备押解叶继欢出庭,随行警员荷枪实弹外,还穿上防弹衣及戴头盔

 

不同于前两位的嚣张作风,“贼王”季炳雄则是走的行事低调的路线。


季炳雄每次都选在地铁站附近的珠宝金行犯案,打劫完就坐地铁逃跑,坚决不坐汽车。而且每次都起用不同的帮手,从不重复。他没有银行户头,从来不用真名买房买车,居无定所,给警方侦查带来很大难度。

 

 

2001年警方宣布为抓捕季炳雄悬赏200万港元,比叶继欢的悬赏令整整多出100万,创下香港警察历史上最高悬赏记录!

 

2003年平安夜,季炳雄终于被飞虎队捉拿归案。一个有趣的轶事是,在法官宣读裁决完之后,季炳雄突然很有礼貌地向法官弯腰敬礼,一代大盗17年的亡命生涯路至此终结,现在赤柱监狱服刑。

 


除此之外,赤柱监狱曾经及仍在服刑的著名人士还包括,香港黑帮14k教父胡须勇


在江湖打滚超过50年,经营色情场所、赌档及毒品交易等不法事业,控制油尖旺大部分夜场生意。入狱后以“100个加入黑社会,99个没有好生活”作为其黑社会岁月的总结,劝年轻人不要参加黑社会。


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哥哥曾德成


曾钰成(右)曾德成(左),曾德成曾于六七暴动期间被控放置煽动性标语而入狱,曾任民政事务局局长


香港著名歌手陈奕迅父亲陈裘大


前香港房屋署总屋宇装备工程师,因受贿入狱。据说当时廉政公署得到房屋署副署长的安排下在陈裘大办公室安装窃听器及摄影机,多次偷拍得他在办公室内点算大笔贿款,才被裁定罪名成立,被判入狱7年。


香港女首富龚如心情夫陈振聪


轰动一时的龚如心遗产案,陈振聪声称自己是香港华懋集团董事龚如心千亿遗产的唯一受益人,更自称是龚的情夫。最后因伪造遗嘱被判12年


香港前英冠球会伯明翰班主杨家诚


杨家诚被判定犯有5项洗钱罪,洗钱总额将近1亿美元,这些钱来自赌场,以及官方所谓的黑帮成员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


香港传媒以“肥龙”称许仕仁,在政府内部曾公认其为“桥王”,亦因出任强积金管理局首位行政总监,主司设计、策划强制性公积金,而获称为香港的“强积金之父”,最后因贪污入狱,“肥龙”变“瘦龙”


前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


郭炳江曾任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位列《福布斯》香港富豪排行榜第4,但在14年12月的香港“世纪贪案”中因贪污被判入罪


赤柱有座博物馆体验“铁窗生活”不要钱


听了这么多“大佬们”的赤柱监狱生活,圈君也很好奇,究竟“牢狱之苦”是怎样?香港超过160年的监狱的历史如何发展而来?



其实在赤柱监狱巴士站对面就坐落着香港惩教博物馆,馆内不仅有600多件文物及10间展览室,顶部还有博物馆顶部还有模拟的监狱瞭望塔,以及一座模拟绞刑台和两间模拟囚室,足以让你不花一分钱,就能体验“大佬同款”的“铁窗生活”。


(图片来源:香港惩教博物馆网站)

 

而更详尽的监狱大佬风云故事,圈君还推荐大家去看剧本没过内地审查的2016香港警匪片,《树大招风》,一句话总结就是:“再威风的大贼都终被现实吞噬,没有人逃得过时代的无奈。”



图片及资料源于网络,本文为港漂圈原创,转载请联系港漂圈,投稿请发送至fengyaqi@gangpiaoquan.com



更多有趣内容,扫描二维码关注“港漂圈”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