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
彭于晏

听说这群人要来香港抢菲佣的工作了!他们是...

在香港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港漂们都心领神会,一到周末香港街头就会突然出现一大波歪果仁...


(图片来源:东网)


没错,他们就是菲佣


(图片来源:网络)


周末是菲佣的唯一休息日,他们不允许逗留在雇主家中。于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在天桥上坐着聊天,还有的在公园里面烤烧烤,也有的会涌进麦当劳,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话家常!


(图片来源:am730)


此前有报道称,菲律宾当局有意让菲佣到中国北京、上海、厦门等五个主要城市打工,月薪更可能高达十万菲律宾比索(约一万五千港元)


(图片来源:东网)


虽说只是传言,菲佣在香港每月的薪酬才几千元港币,很多人一度担心香港的菲佣都跑去内地捞金,会加剧本港佣工不足的状况!


(图片来源:网络)


为了改变家庭佣工紧张问题,港府最近打算新引入柬埔寨佣人(也称柬佣)


据说柬佣非常有市场竞争力,他们有哪些特点?说的话是什么语种?



香港的佣工市场究竟有多缺人手,为什么又需要引入外佣了?圈君今天就和港漂们一起来聊一聊香港的佣工荒


原来是他们要来和菲佣抢饭碗!

圈君经常看见菲佣、印佣的报道,也是头一回听说有柬佣,香港柬埔寨人力资源发展协会表示,今年内将通过外籍劳工中介引入1000名柬埔寨佣人到港工作


(图片来源:香港01)


首批柬佣在来港前,会在当地劳工部接受3个月培训,内容包括学习粤语、煮中餐,甚至照顾小孩和护理长者等课程,而且他们个个“经验老到”,基本上具备在马来西亚或者其他国家做家政服务的经验!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香港放宽柬埔寨人来港工作签证,香港家庭聘请外佣又多了一个选择!香港方面设立了柬佣培训中心,在柬佣来港后介绍本港交通、紧急求助等资讯,并会安排短期住宿。


(图片来源:点新闻)


圈君对柬埔寨这个东南亚国家比较陌生, 除了印象中有大名鼎鼎的吴哥窟,宗教文化、饮食习惯、语言似乎都不太熟悉...


(图片来源:网络)


查找资料后圈君发现,在柬埔寨当地有不少华人商人开设工厂,许多柬埔寨人或多或少能听懂一些中文,他们的学习能力相当强,不少人柬埔寨人精通中、英、柬三语


(图片来源:网络)


柬埔寨的文化背景也和中国相似,信奉佛教,在饮食上基本没有特别的要求,很容易被中国人接受!


柬埔寨青年男女

(图片来源:网络)


目前柬埔人的平均月薪只有约153美元(约1,200港元),远远低于菲律宾人每月平均工资279美元,即约2,160港元!而且,在港工作的外佣最低月薪就有550美元(约4,300港元)是在柬埔寨本国工作的3-4倍


(图片来源:网络)


和他们的老家相比,香港工资水平的确非常有吸引力,香港柬埔寨人力资源发展协会表示,长远希望每年可以输入逾万名柬佣来港


(图片来源:网络)


现在有多少外佣在香港?

截止2016年,全港已经有35.2万名外佣,占到整体就业人口的9%,他们受雇于11%的本港住户! 


香港外佣99%都为女性, 2016年数据显示 ,41%的外佣年龄在25岁至34岁,39%在35岁至44岁。他们当中82%的外佣来港前曾接受中学教育,10%更曾接受过专上教育。(图片来源:香港政府统计处)


其中,菲佣人数达到了18.9万人,占总体的54%,印佣(印尼佣工)达到15.4万人,占总体的44%,可以说港的外佣市场主要被菲佣和印尼佣工占据


(图片来源:点新闻)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外籍佣工会都选择来到香港呢?


在香港当外佣赚得更多?

为了吸引到更多外佣,在香港,雇主提供给外籍劳工的月薪在亚洲地区是最高的


(图片来源:香港政府统计处)


本港的外佣每月最低工资为4310元,高于台湾和新加坡的外佣每月最低工资!更是远远超出了菲律宾、印尼的当地工资! 



既然香港的外佣数量已经如此庞大,为什么香港还要引入外佣?但难道是家庭佣工人手依然非常紧缺?


佣工荒肆虐香港,严重缺人手!

香港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调查显示,安老院舍及家居服务队的人手不足问题相当严重,“8个人做10个人的工作”。但安老院舍目前不准许引入外籍劳工!


(图片来源:东网)


有社会组织在2016年9月向160间资助安老服务宿位的院舍发出问卷,调查显示,有73%的院舍经常聘请替假员工、聘请兼职员工,而外购替工或服务竟达到60%


(图片来源:明报)


和过往安老院舍和家居服务的人手短缺率约为10%至12%相比,今年刚刚完成的调查发现,劳工空缺率已升至逾18%


(图片来源:东网)


本港基层护理人员起薪点大约为港币13,000元,薪酬中位数为16,000元,这个起薪点低于了全港个人收入中位数1.55万港元


特区政府也在积极想办法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计划为个人护理员及家务助理员加薪!个人护理员的起薪点将提高至约16,000元,中位数约为18,800元。


(图片来源:香港01)


本地佣工不足,外佣同样不足!新来港的菲佣、印佣人数相对以往有所减少。



一方面本港对家庭佣工的需求居高不下,一方面菲律宾和印尼等国正处于经济体制转型期,释放了更多国内就业机会,近年逐渐收紧输出佣工数目,这就令香港出现佣工荒、外佣荒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看来这年头不仅是缺医生、缺护士、缺老师,连想找个佣人也难!圈君看到这里不禁脑洞大开,既然人力资源如此短缺,能否运用智能技术在养老院或家里照顾长者和孩童?


看护机器人能上岗吗?

在日本,有26.8%的人口为65岁或以上长者,预计到2025年,长者比例将增加至30.3%,那时日本的护理人员的短缺数目将达到100万名!“超高龄国家”日本是怎么办的?


(图片来源:网络)


在2015年日本发布 “机器人新战略 ”,到2020年之前会有上百个机器人技术的医疗护理装置上岗!他们造型各异,有的呆萌可爱


(图片来源:网络)


有的臂力过人


(图片来源:网络)


圈君看到日本发明了一种看护机器人名为 “ROBEAR",能协助扶抱长者起床、带他们到浴室,以及搀扶他们坐上轮椅。看护机械人原型的成本折合港币,估计在130万至190万港元,随着大量生产,预期成本将会下降。 



以后港漂们周末上街除了看到菲佣、印佣、泰佣,又要增加新的柬佣了


要是智能技术能够代替部分人工,运用到人口老龄化、佣工荒严重的香港,让更多老人、孩童被像大白一样的看护机器人照顾饮食起居,这会不会成为香港未来缓解佣工荒的又一种新方法呢?



图片及资料源于网络,本文为港漂圈原创,转载请联络港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