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
我是圈妹,这里是我了解的香港。

最近,香港街头竟然发现了皇帝真迹!

最近,观塘伟发道的天桥柱子上,盖了一层黑色塑料膜,这本来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可能就是在维修吧?


可谁知,这个塑料膜突然松了,露出了一个小角,上面似乎写了几个毛笔字。


再定睛一看,上面写了“国皇”、“曾”,这......这不是九龙皇帝的墨宝吗!
什么?香港还有皇帝?


没错,他就是香港人人都认识的“九龙皇帝”曾灶财!


单看这张脸你就能猜到,这是一个有故事的老头。
这个跛脚老头曾不费一兵一卒就“统治”香港半个世纪,即便97年回归后还当了十年“皇帝”,名号响彻国际,还上过美国《时代周刊》


他的故事,绝对是香港最最最传奇之一,一切从“皇帝”诞生说起。


穷小子一夜变“皇帝”


曾灶财出生在广东一个小村,家里穷,也没读过什么书,16岁就早早结婚,还有8个孩子,可还是因为穷,有3个孩子早年夭折。
他一心想过点好日子,于是在16岁时跑到香港来投靠舅舅。只可惜,这好日子没过上,却在垃圾站工作时砸伤了腿,下半生都要拄着拐杖。


面对这样的人生,曾灶财心有不甘。
这天,百无聊赖的他整理起祖先遗物,无意中发现一本族谱,而他命运的扭转,也发生在打开族谱那一刻。


这本族谱上写着,香港在割让给英国前,九龙(区)曾是他曾家的御赐封地。
换句话说,曾灶财可是九龙这块地的继承人!


昔日皇族后人,今天沦为清洁工,这谁甘心呐,不满港英政府霸占他土地的曾灶财,转眼就冲到政府大楼前让人把地还给他,可谁会理他?
他带着族谱和信物一次次去理论,却也一次次被人当神经病赶走。


但是,过了太久苦日子的曾灶财,不想放弃这样一笔“飞来横财”,于是他做了一件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并且一做就是50年。


意想不到的


既然港英政府不听他说,他就提着墨筒,拿着毛笔,把自己的名字、族谱、帝号写遍香港大街小巷,以宣誓主权。


不管是墙上:


电箱上:


桥上:


柱子上:


邮筒上:


路牌上:


宣传牌上:


只要有空地,他就写,日以继夜的写。


因为胡乱涂鸦,曾灶财多次被控告和罚款,进出警署已是家常便饭,还开启了一段跟警队“相爱相杀”的日子。


因为他腿瘸,又有心脏病、高血压各种病,住的差,吃不好,日子过得很苦,警察都觉得他可怜。但每次,警察警告他,他就骂警察;警察抓他,出了警署转眼他又开始写。


曾灶财还因为在法庭上胡言乱语被判送去青山医院做检查,家里人也因此跟他断绝关系,但不管别人笑、别人骂、别人罚,他还在写。


慢慢的,曾灶财连说话也有了“皇家风范”。有一次曾灶财被偷,在警局录口供时他大怒说道“给我全城搜捕,抓到后押入天牢,择时问斩”
记者去采访他,也要带上一些吃的当“贡品”;街坊喜欢看热闹,也时不时会“进贡”一些毛笔、墨水让他继续写。


毫不夸张,8、90年代的香港街头,走几步就能看到曾灶财的字,他也因此越来越红。


“皇帝”名震全港


谁能想到,一个有些“疯癫”的老头当年竟和成龙齐名,但他的名字确实没有香港人不知道。
港媒喜欢写他,只要有他的内容,报纸销量就大增。


Beyond的黄家驹给他写过歌,他93年的名作《命运是你家》灵感就是曾灶财。


香港的士高乐团还有一首歌就叫做《九龙皇帝》。


这些年TVB电视剧里的曾灶财就更多了,《流氓皇帝》蓝本是曾灶财,出演的还是当时香港当红小生郑少秋


《畸人列传》里有一个叫“曾阿财”的角色是影射曾灶财;《无冕天使》里也有一个“曾阿财”。

《无冕天使》刘江饰演曾阿财


《谈情说案》里的“陈有财”也是说的曾灶财。


曾灶财本人甚至也被邀请去拍广告,其中最让人印象深的一个广告莫过于蓝威宝清洁剂。
他披着龙袍,手执“拖把”权杖,在半岛酒店前说道:“蓝威宝,间屋几大都洗到。你间屋,有冇我咁大?”


但曾灶财再火,始终是作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料”而火的,谁能预料有一天他的名气会从香港走向国际,并且是作为一名艺术家。


中国街头艺术第一人


这个转变还得从一个叫刘霜阳的人说起。
刘霜阳是香港一位艺评人,也是曾灶财的粉丝。在所有人都认为曾灶财的字是乱涂乱画时,他认为曾灶财的书法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有儿童的天真趣味,但又不失笔触的厚重,这是艺术啊!


于是在1997年,他帮曾灶财在香港艺术中心举办了一场展。
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2003年,曾灶财的作品获邀出展威尼斯艺术双年展。
要知道这可是世界三大艺术展之一,相当于艺术界的奥斯卡,而曾灶财是史上第一个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香港人。


而后,曾灶财的字又多次上了苏比富拍卖,第一幅拍出5万,第二幅拍出10万…..2009年时,他的一幅字拍出了50万高价。


曾灶财又上了美国《时代杂志》,Google还给他建了个虚拟博物馆,展出他的170件作品,让全球领略他的艺术。(地址: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exhibit/the-kingdom-of-tsang-tsou-choi/TQLC10a08Vn9Jw)


在日本的人气产品展上,有他涂鸦的汽车也大受瞩目。


后来,越来越多文创也以曾灶财的字为灵感。

许冠杰演唱会穿的衣服



香港人称他“九龙皇帝”,外媒也以“King of Kowloon”称呼他。


看到这,你可能以为曾灶财真的成为一个艺术家,过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好生活了吧?
并不,他依旧固执的认为自己就是皇帝。


“皇帝”驾崩


当年曾灶财的作品在威尼斯展出后,意大利著名杂志Colors给他做封面专访,但他却自信满满的说“我不是什么艺术家,我就是皇上”。


当年曾灶财拍广告,虽然拿了一些酬金,但因为他有领综援,最后酬金也被社会福利署扣除了。
至于这些年,那些以曾灶财墨宝为蓝本的文创,有没有给过他钱,是不是侵权,也不得而知。


2004年,独居的曾灶财家中险些发生火灾,他因此住进了护老院,就此封笔(虽然不上街写了,但是开始在纸上写)。


2007年,九龙皇帝曾灶财“驾崩”,告别了他从未统治过的香港领土,享年86岁。
去世消息传出时,全港震惊,也正是这一刻,大家突然意识到,那个“破坏市容”的疯老头早已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去世,一代香港人的回忆也逝去了。


转眼间,香港各界都开始提议保育他的作品,还有议员在立法会上多次提出相关议案。


关于九龙皇帝的展览、书籍也越来越多……


就连梁文道也说“曾灶财绝对是港人的集体回忆,亦启发我们重新思考何谓艺术”。
只可惜,那些年曾灶财留下的字要么褪色,要么被政府“美化”了:


如今只剩下尖沙咀天星码头、坪石邨三山国皇庙,这两处的字用塑胶罩着保育起来。


偶尔,也会有过往真迹“出土”:


香港没有也不会再有第二个曾灶财,他的人生或许就像那句话:


你呢?你觉得曾灶财是艺术家?是“皇帝”?还是疯老头?


图片及资料源于网络,本文为港漂圈原创,转载请联络港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