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
在香港,有问题找港漂圈

最近这部港剧封神!香港人眼中的内地,看哭无数人……

最近,一个TVB纪录片火了!

 

豆瓣评分高达9.6,一举拿下今年中国最高分节目,内地和香港观众都赞不绝口:


(来源:豆瓣) 


这档节目名叫《无穷之路》,乍一看,还以为是个讲旅行的综艺。


事实上,这个纪录片确实是在“旅行”,只不过去的不是那些以风景闻名的旅游胜地,而是中国内地最贫困的十个山村。


 (来源:TVB)  


没错,“无穷”的意思,就是消除贫穷,“无穷之路”其实说的是国家的扶贫之路。


看到一群来自香港的主创,很多人都会疑惑:从小生活在香港的人,能看懂内地的扶贫吗?



但是看了节目之后,相信所有人都能肯定地说:能。


为什么?因为这个节目虽然是以香港人的视角去看内地扶贫,但是一点都不悬浮、不傲慢,反而非常真实、贴地。


 (来源:豆瓣)  


 (来源:豆瓣)  


主持人是“TVB主播一姐”陈贝儿,她曾经主持的纪录片《嫁到这世界边端》,同样是深受好评。


(来源:豆瓣) 


《无穷之路》不止在内地口碑爆棚,在香港也是赞声一片,不少香港人说这档节目让他们重新认识了内地的发展:


 (来源:网络)  


那么,让香港和内地一致叫好的《无穷之路》,究竟讲了什么?

与世隔绝的悬崖村

 

2012年,中国的贫困人口达到1亿,差不多14个人里,就有一个人贫困。(2010年贫困标准:每人每年收入低于2300)

 

而到了2019年,贫困人口变成了500万,也就是说,在7年之内,有将近1亿人口实现了脱贫。


(来源:网络)  

 

《无穷之路》就记录了这其中艰难的过程。

 

作为一部纪录片,《无穷之路》没有花里胡哨的剪辑和剧本,求的就是一个“真”字。


(来源:TVB)  

 

TVB主创深入探访中国内地十个贫困县,从最微小的点滴出发,把村民们最真实的生活展现在观众面前。

 

第一站,主持人陈贝儿来到了四川大凉山。


(来源:TVB)   


大凉山这个地方想必大家不会陌生。这里有个著名的“悬崖村”,整个村子都建在垂直的悬崖顶上,几乎与世隔绝。


(来源:TVB)   

 

由于地势垂直,完全没法修山路,村民唯一上下山的途径,就是在垂直的悬崖上编一条简陋的藤梯。


(来源:TVB)    


从山脚到山顶距离大概一千米,相当于香港最高的大帽山爬藤梯得两三个小时。

 

孩子上学、大人赶集,走的都是这条路,稍有不慎,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来源:TVB)    


2016年,当地政府把藤梯换成了两千多级的钢梯。


(来源:TVB)    


虽然钢梯比藤梯牢固,但路程并没缩短,危险系数也没降低,一不小心踏空就“永别”了。


到了90度垂直的地方,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连身体健壮的大叔都只走一半就打道回府,直言“不敢上”。

 

有小孩要下山,父母就拿根绳子牵着,看得主持人陈贝儿“心惊胆战”。


(来源:TVB)      


在爬钢梯的过程中,他们遇到当地的“悬崖飞人”拉博


(来源:TVB)      


别人要三四个小时的路程,他半个小时就能上山,下山也只要15分钟。


在拉博的带领下,一行人终于爬上山,一起来到了拉博的家里。


(来源:TVB)   

 

这个没有隔间、没有窗户、不到10平方的小屋,却已经是“改良版”。


 (来源:TVB)   


拉博在“悬崖村”土生土长,小时候没水没电、没有网络,早上5点就要爬起来去别的村里打水。


在香港城市长大的陈贝儿深受触动:我们看来那么理所当然的一切,对于悬崖村的人来说,却是梦寐以求


 (来源:TVB)   


长到20岁,拉博出去打工,才见到外面的世界。


他才知道原来在外面有“车”,城里的学校可以一下车就到,而他们小时候要整整走一天的路程才能到学校。


(来源:TVB)    

 

作为家里的小儿子,根据习俗,拉博要承担照顾父母的责任,所以他只能又回到大凉山。


94年出生的他才20多岁,但他的未来在哪儿,没有人能告诉他。


 (来源:TVB)   

 

悬崖村的交通问题,阻拦的不止是拉博这样的年轻人。

 

因为交通不便,山上人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自给自足,非常闭塞。


 (来源:TVB)  

 

村民们千辛万苦把玉米等农作物背下山来卖,还会被压价。


别人就是看准了他们是山上来的,不会再把东西背回去,市价100的东西,能压到3、40。


 (来源:TVB)   


“悬崖村”这样的贫困县在中国还有很多,而以前的扶贫政策多半都是治标不治本,并不能真正改善他们的生活。

 

直到2013年,国家推出了“精准扶贫”的政策。


 (来源:TVB)    


十万多名政府调查员深入贫困县,走访12万个贫困村落,挨家挨户了解他们的需求,再对症下药来解决。

 

2016年起,悬崖村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养起羊群,又引进种植脐橙和青花椒。


 (来源:TVB)     


2017年,村里终于有了自来水,通了电,有了4G网络。村民们第一次在家看电视,也开始学着上网、直播。


  (来源:TVB)     


与世隔绝100多年的悬崖村,终于与外面的世界接轨了。


   (来源:TVB)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悬崖村的交通问题,那么悬崖村永远都还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与城市的贫富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于是,政府做出了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定:迁村。


  (来源:TVB)     


政府花了三年时间,在靠近大凉山的县城上,建起超过1400个安置社区,并且配套完善医疗、学校、体育等设施。


  (来源:TVB)    


两千多个贫困村落里的35万村民,全部安家落户,住进了他们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楼房。

 

藤梯变钢梯,钢梯也终于变成了楼梯。拉博那个没有隔间、没有窗户的土屋,也终于变成了三室一厅。


   (来源:TVB)   


拉博带着一家七口,分到一间100平米的房屋,只需要交1万元的自筹金,市价60万的房屋产权就归他们。

 

小区里的学校下楼走两分钟就到,所有6到15岁的孩子,能享受免费的义务教育。


   (来源:TVB)    


另外,政府还在安置区的周边,建设了产业园区,还有专人进行培训,让这些曾经从事农耕的村民,能够继续靠双手养活自己。


   (来源:TVB) 

 

“悬崖飞人”拉博被一家旅游公司看中,成了大凉山的向导,做起了导游的工作。


   (来源:TVB)  


像悬崖村这样因为位置偏僻而造成贫困的村落还有很多,除了翻不过去的山,还有渡不过去的河。


怒江大峡谷

 

第二站,主创来到了云南怒江大峡谷。


  (来源:TVB)  


这里和悬崖村一样,靠山吃山,两座山峰之间一条大江奔涌不息。


  (来源:TVB)   


峡谷的山路非常原始,车辆难以通行。由于路途不便,所有物资运送上山都要加一倍的价格,光是运输费用就占了他们一半的收入。


   (来源:TVB)  


以前没有桥,江水太急又没办法走水路,对岸的村民想过江来看病、进城,靠的都是最古老的交通工具:溜索。


    (来源:TVB)  


这种溜索在一些旅游景点里有,作为给游客体验刺激的项目。但对于村民们来说,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交通工具。

 

由于绳索简陋,经常有人不慎掉进江里,江水湍急不息,掉下去连尸骨都找不到。


邓前堆是村里的村医,由于他经常乘溜索过江给人看病,于是被人叫做“溜索医生”,最辛苦的时候,他一天要来回过四五次溜索。


 (来源:TVB)   


有一次他拿着手电筒,背着药箱,快到对岸的时候惯性太强刹不住,他一下子撞上对面的石板,膝盖马上血流不止,这个疤痕跟了他二十多年。


 (来源:TVB)   


条件这么艰苦,很多医生不愿意留下来,都是刚来没多久就申请调到别的县城。这么多年,邓前堆却一直坚持了下来。


  (来源:TVB)   


曾经,邓前堆生过一次重病,他的师父把他救好,就把他送去学医,让他学成之后给村民们看病。

 

就为了守住这一个承诺,邓前堆在这里坚守了三十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