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
在香港,有问题找港漂圈

疯了!香港今日新增过万!一大批确诊者被赶出家门睡大街......

今天,香港新增10010宗确诊,史上首次单日确诊破万!另外还有超过2万宗初步确诊!


这个数量,可想而知香港的医院根本装不下,于是就有了之前在医院门口露宿的露天病房


 (图源:香港01)


其实,这些病人能得到收治还算好的,有更多确诊者根本去不了医院,只能自己“居家隔离”。

 

结果就是“一人确诊,全家传染”!


  (图源:香港01)


然而!在居家的这群人中,还有更惨的一批,那就是香港的“劏房户”。


 (图源:网络)

 

所谓“劏房”,就是把一个正常的房间分隔成好几间,每一间里再摆上好几张床,分别租给不同的租户。

 

一个50平米的房屋,能住20多个人,厕所都是共用的。


  (图源:明报)


这么密集的人群,可想而知传染的风险有多高!

 

更惨的是,他们一旦确诊,还会直接被房东赶出门,只能露宿街头!


一人中招,全屋遭殃

 

最近,香港气温骤降,已经连续几天跌破10度

 

并且连日大雨不断,许多市民都是举着雨伞,在寒风中排队等待做检测。


  (图源:网络)


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却有人只能露宿街头,“有家归不得”。

 

她就是原本住在劏房的李女士


前不久,李女士初步确诊她担心自己传染给劏房的其他住户,但又没钱去住酒店,怎么办?


  (图源:TVB)

 

走投无路之下,李女士只有一个选择:露宿!

 

就在最近寒风瑟瑟的香港,李女士已经露宿好几天了。

 

要知道,她本身就已经确诊了,这样肯定只会让病情更严重。


  (图源:TVB)


确诊之后还每天吹冷风,李女士自己都说:“有些撑不住了。”

 

“睡又睡不着,每天都担心,会不会就这样睡着睡着人就没了,去世也没人管……”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哽咽起来。


   (图源:TVB)


再来看李女士住的劏房:一间房屋隔成了3间,一间房里放了8张床!一共20多个人住在一起,共用3个卫生间。

 

也难怪她会担心自己传染给别人了,这种居住环境,简直是一人中招,所有人都跑不掉的节奏。


 (图源:TVB)


不幸的是,在李女士搬出去露宿之后,劏房里还是又出现了一名确诊。

 

这让李女士更加绝望又自责:这些天以来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

 

她说:“常常自己流眼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图源:TVB)

 

不过,另一位疑似被她传染的刘先生倒是没有怪她。

 

为了不传染给其他人,刘先生每天在家里也戴两个口罩,平时也不敢开窗,怕病毒通过空气传播。


 (图源:TVB)

 

只有实在被口罩闷得头痛、受不了的时候,他才取下半边口罩稍微透透气。

 

无独有偶,像李女士这样因为确诊露宿的劏房户其实还有很多!


确诊后被赶出门

 

 

住在深水埗的陈先生是一名地盘工人,他们一家8口人蜗居在一间20平米的劏房里。


 (图源:香港01)

 

前段时间,陈先生感觉自己有点不舒服,去检测中心一查果然确诊了。

 

由于他家里两个孩子还小,他怕连累家人,但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就自己一个人睡在了天台上。


 资料图,非本人

(图源:香港01)

 

天台上没厕所,也不能洗澡。家人每天把饭和物资留在天台门口,他就靠着这样来生活。

 

明明一家人住在同一栋大楼,却被迫和亲人分开。

 

晚上天台风大,最近香港又降温又下雨,夜间温度经常只有几度。陈先生顶不住,但也没办法,只能让朋友带来一些炭火,自己烧炭取暖。


  (图源:TVB)


除了像陈先生、李女士这样怕连累其他人,自己选择露宿,香港还有不少劏房户是“被迫露宿”。

 

住在太子一间劏房的住户Jason,上周刚刚确诊,同样是因为医院爆满已经没地方收治。


 (图源:网络)

 

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办,就迎来了一个噩耗:他直接被房东赶出了门!

 

据房东所说,劏房里还住了小孩子,其他住户担心Jason会传染给小孩,于是房东就直接把房间的密码给改了,让Jason当天就搬出去。

 

甚至不需要Jason回来收拾行李,房东已经把他的东西都清理好了。


  Jason与房东聊天记录(图源:网络)


走投无路的Jason只能先找酒店住下,住了两晚就花去800块,而他所有的积蓄也才5000港币

 

疫情下又没有工作,再这样住下去怕是饭都没得吃了。

 

所以Jason一咬牙,也开始了露宿的生活。


 (图源:香港01)

 

除了劏房户,还有一些菲佣,同样是一确诊就直接被逐出门外。


被遗忘的群体

 

和劏房户一样“寄人篱下”的,就是香港的菲佣群体。

 

基本上所有菲佣都是和主人同住,而现在疫情爆发,就有不少菲佣确诊之后,当场被雇主解雇,无家可归的她们就只能露宿街头。


 (图源:香港01)

 

有社区福利组织协会的成员说,他们经常在半夜12点接到求助电话,有很多都是丈夫下班回来,发现自己确诊,但家里又有老人又有小孩,他们没地方可去,又怕传染家人,只能选择睡大街。


 (图源:网络)

 

前天,香港刚刚发布了新一年的“财政预算案”,虽然公布了很多项的惠民措施,但是很多劏房户反映,他们这个最需要帮助的群体却没有享受到真正的福利。

 

比如“电费补贴”,其实还是进了房东的口袋,劏房户一毛钱都拿不到。


 (图源:晴报)

 

现在这些因为确诊露宿街头的人完全没人管,他们好像被人“遗忘”了,正在自生自灭。

 

其实,香港这次疫情之所以会传播这么快,跟密集的居住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大家还记得最开始爆发的地方都是公屋吗?也正是因为公屋居住环境太密集、人群太集中导致的。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

 

目前,香港正在紧锣密鼓地建方舱医院,预计建成之后能为香港提供5万个床位!

 

真心希望方舱医院早日完工,让所有患者都能得到及时的救治!